首頁 > 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入圍傳善獎
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入圍傳善獎

I 一封寄到天堂的信

作者:邱滿豔 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

華光是一個有理想的單位,民國72年由匈牙利籍的葉由根神父創立,記得剛大學畢業時,我到南投啟智教養院工作,我同學陳寶珠(主任)在仁愛啟智中心工作(該中心也是葉神父創立),我們互通訊息時她常提:「我們神父又從街上帶回來一位服務對象了」,葉神父只要看到障礙者在街上遊盪、無所事事,就會讓他們有機會受到關心、訓練。因著時代變遷及服務對象需要,華光陸續也提供職業訓練和就業輔導及社會居住等。如今神父過世了,但是他的理想逐步實踐…

因緣際會,我今年元月去當志工,在不影響他們服務的情況下,帶著幾位沒有寫計畫經驗的工作人員提出一個3年1200萬頗實務性的計畫。5月底計畫完成了、送出了,8月才知結果。

會不會得獎都是其次,因為過程中,大家都覺已學習很多。而其中最令人高興的事,就是華光的主管告知,有兩位本要離職的worker,在5個月的奮鬥之後,說會繼續留下來一起打拼。

 

I 微笑

作者:邱滿豔 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

第一個微笑,來自隔壁的老太太,子女很有成就,但都在遠方,於是她常往就在隔壁的社區家園跑,去年底尾牙,她煮了一大鍋的麻油雞,具職業水準。我吃全場,結束時,看到一位服務對象挽著老太太的手,邊走邊說笑聊天,送她至家門口,剛失去母親的我偷偷拭淚,心裡卻為他們高興。

 

1月6日我再到社區家園,一位服務對象帶著我詳細介紹都在附近的六個家,約有10位沒有班的服務對象,就在一樓共用客廳聊天看電視,卻也發現一位服務對象獨自一個人坐在二樓廚房的門邊,看著電腦,我問:你在看什麼? 她回答:看韓劇。那兩天我上上下下跑了各家好幾次,再次碰到,她覺得跟我熟悉了,於是我看到一個非常甜美的笑容。

 

和工作夥伴寫計畫時,一些服務對象有時會靠過來搭訕:老師你們在做什麼? 不管怎麼忙,我一定停下和他們聊聊:這麼多老師都在寫同一個計畫,希望家園以後變得更好,大家的生活環境也會變得更舒適,你們也要幫忙喔,大家一起努力。看到他們的表情,我覺得他們懂。

 

已到夥伴(包括服務對象)需做最後口頭報告演練最後衝刺的時候。那天,工作人員開車接我到芥子門口時,一位服務對象很快的、主動的走到車旁幫我開門,謝謝他,也稱讚他在短片的表現很好,他靦腆的笑,非常高興!  再走進去,看到一位剛燙了一頭捲髮的服務對象,非常驕豔,我說:改頭換面喔? 好看喔!  我又接到了一個微笑。

 

團隊是在微笑中完成計畫的。

 

如果瞭解一個人,真的,就常會看到許多他發自內心的微笑!

 

I 訪談專欄 


我不是天空裡的雲彩,而是活出自己的彩雲  邱滿艷教授訪談/ 就服員 賴敬輔 執筆

       還記得,在某天早晨芥子家園突然多了陣陣爽朗的笑 聲,笑容裡總是透露著天真,告訴每一個人「我很幸福, 在華光。」   

       106年底,中心成人澤溪組透過教保員協助、社工轉 介,彩雲來到了芥子家園;但那爽朗的笑聲並沒有持續很 久;甫來到芥子家園的彩雲,在面對新的環境以及不同的 社工、教保員,她收起笑容,緊張、生澀的詢問著工作人 員「我要幹什麼?」;社工則用溫柔的語氣告訴她:「這 裡是芥子家園,妳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會的事,教保老 師會教你;不懂的事,可以慢慢學習;『妳有選擇及參與 自己生活的權利』。」 雖然,這時的彩雲,並不了解社工 員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僅僅是點點頭的說好。   

       一開始,帶著在「澤溪」的生活習慣,總是依賴教保 老師的安排,不管是日常作息,還是由教保老師帶著去從 事農務,透過農業職業陶冶服務,培養良好工作態度及工 作技能,不論是拔草、澆花、種樹都難不倒自己;而在芥 子家園,擁有更多自主的自己,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常常會在社工和教保員詢問意見的時候,緊張而臉脹紅 ,或是立即搖頭說不知道;這時的彩雲還並不知道,社工 及教保員是為了更瞭解自己、尊重自己、教導自己學會表 達意見。經過了一段時間,透過社工員、教保員的努力, 不僅像家人一樣朝夕相處,還要像一個「守護天使」般關 懷她的健康和心理狀態,並瞭解習慣、偏好,才開始建立 信任感。   

       回到最初彩雲的成長過程;生長在尖石山區中的原住 民部落裡的她,與同樣領有第一類身障證明的媽媽相依為 命,倚靠大伯定期提供物資及些許金錢賴以為生;一直到 國中,媽媽因為酗酒而失控動手,經由縣政府通報保護、 安置後續才輾轉來到華光;也透過華光中心的細心看顧及 天主的愛護,學會在團體中生活並培養日常照顧的能力; 而到了芥子家園之後,彩雲也透過支持性就業的協助進入 職場、亦經由芥子家園的社工及教保員建立的所謂的「家」 開始學會獨立自主,在家裡的大小事,全都要與其他家庭 成員分工互助,以及最重要的開始踏入社區,與鄰居、鄰 里鄉親們開始有了互動;而那爽朗的笑聲再次迴響在家園 中。   

    「我不是天空裡的雲彩,而是活出自己的彩雲」   有人說「雲彩易散,天空的雲彩總是倏忽即逝」,而 彩雲則是藉由芥子家園的支持,撥開過往的烏雲,雖然緩 慢,但從未停留,一步一腳印,努力的讓自己更加茁壯、 成長;現在的她開始不僅是問「我要做什麼」,而是「我 想做什麼」;我想,她已經明白,最初來到芥子家園時, 社工員跟她說的那段話的意義;一路走來,現在的彩雲逐 漸走出那些灰暗的記憶,不僅成為燦爛的雲彩,也是活出 自己的彩雲。


漂丿男子漢  邱滿艷教授訪談/ 教保員朱玲琦 執筆

       小蔡的爸爸是地痞流氓, 對家庭不負責任的態度,讓 媽媽擔心他會重蹈爸爸的覆 輒,毅然與其離婚,獨自撫 養他和妹妹。   

       小蔡雖然是七年級生, 卻有其獨樹一幟的審美,他 想當個漂丿男子漢。偶像是 葉啟田、休假一定穿西裝、 阿瘦皮鞋才帥氣、雞排妹為理想對象。他曾經 表示自己理想的職業是到禮儀公司上班,因可 以穿西裝!   

       他22歲來到華光,於華光成人澤溪組接受職訓後到芥 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就業。他的工作能力好、穩定性 高,先後歷經加油站洗車員及化妝品工廠作業員等工作, 皆是因為職場結束營業而離職。目前在十一街麵食館跟著 餐車搬貨,到處走走看看的工作內容,很適合他從小就喜 歡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個性,已經邁入第十四年。小蔡 工作賺錢不只為了自己,也為了媽媽。媽媽因為生病,需 長期療養,無法工作,他也主動擔起照顧媽媽的責任,每 個月提供5000元奉養金。   

       也許因為是在單親家庭長大,小蔡一直很渴望擁有異 性間的情誼和建構家庭關係,也曾經對同為芥子社區生活 支持服務中心的服務使用者懷有好感,但在媽媽的建議下 放棄。二年前他曾經遇過化妝品電話推銷詐騙,因為對方 的聲音很好聽,受其話術誘導,一心想追求對方,教保員 們一再以新聞案例輔導,再加上媽媽的勸說,好不容易他 才斷了要去台北找她的念頭。最近他在職場遇到一位互有 好感的同事,但媽媽依然希望他能夠放棄和異性交往的念 頭。   

       小蔡在今年接受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社區居住 方案的服務,除了持續穩定的就業外,他也希望能夠擴展 自己在人際關係、健康管理及休閒生活的能力,邁向更獨 立自主的人生。特別是在交友方面,他看著在婚姻關係中 受過苦的媽媽,既不願拂逆她的意思,又不想放棄自己的 夢想,在二者中擺盪,十分苦惱。   

       他期待能主導自己的生活,表意權受到媽媽的尊重, 不再只是用「我是為你好」來搪塞。他也有決心,讓媽媽看 到自己的成長,做一個男子漢,守護媽媽和自己的未來。


 苞待放的花蕊  邱滿艷教授訪談/ 就服員 賴敬輔 執筆

 「我喜歡我可以獨立自主、可以自由地選擇、可以想 去哪裡就去哪裡」總是在家園角落看著平板電腦的憲蕊這 樣說著;彷彿是在牆邊角落獨自綻放的花蕊,那樣的恣意 著、堅強著。   

       從小,就在桃園國際兒童村成長,直到國小才經由安 置機關,到了關西華光智能發展中心;自小失去父母的她, 對其他人總是抱持著不信任或用強勢態度來包裹自己內心 的纖細,習慣大聲喝斥自己看不順眼的事物、動手教訓不 聽話的同儕甚至無視機構內的教保員、老師等;就如同正 值叛逆期的少女,拚了命的想盡快綻放在最美麗的時刻, 證明自己比其他人更加美好、堅強,但其實都是在掩飾內 心的無助及脆弱。   

       民國84年,竹北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成立,而 具備就業意願、能力及基本自理能力的憲蕊,成為第一批 來到竹北的元老成員;那時候的她,還是抱持著防衛的心 態,到了新環境,便築起層層高牆地告訴別人「不要想指 使我、改變我、教導我…等等」,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 間;在進入職場開始工作、在經由芥子就服員的就業協助 、在芥子教保員的積極關懷;漸漸地,多刺的薔薇也逐漸 枯萎,但並不是就此消弭,而是重新地含苞待放,多了更 多嬌滴青澀,少了那些針鋒相對;緩緩地,過去恣意妄為 的她,改變了!

    現在,學會主動的協助芥子家園事務、習慣嘗試與同 儕交流並且懂得去習慣團體生活的「互相尊重」。在改變 的過程中,她是這麼說:「我喜歡這裡、我喜歡工作、我 喜歡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可以出去玩、可以看書看電 影,最重要的是可以有選擇的權利。」由此可知,改變她 的是在擁有自主權下,願意敞開心房去感受身邊人的照料 及愛護;在芥子家園塑造了一個真正的家庭及社區的環境 ,讓憲蕊可以透過這樣的外在環境,去認識自己、理解他 人,進而調整內在適應;而這樣的蛻變,也就是「芥子社 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的最終目的,「回歸社會,自由發 展」。   

       現在的憲蕊,仍習慣自己獨自坐在家園角落看著平板 電腦裡的連續劇、偶像劇等,但有些時候,她會拿著平板 走到團體中,跟同儕們分享她看到了甚麼,一同歡笑、一 同分享;我想,「此時她正綻放在最美麗的時刻。」


 我是媽媽,也是長不高的妹妹  邱滿艷教授訪談/ 華光智能發展中心 主任 王嵩文 執筆

    阿卿是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的服務使用者,也是 二個孩子的媽媽,先生(榮民、姓富)過世後,其餘一家 三口來到華光。她和大兒子有工作能力及意願,我們將他 們安置於竹北的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成人住宿單 位),那時候小兒子仍未成年,安置在華光中心。   

       二十多年前智能障礙者就業的風氣還不盛,芥子社區 生活支持服務中心就服員好不容易幫母子二人分別在新竹 市找到工作,因為交通不便,特別安排住在公司提供的宿 舍。但是因為工作時間及休假無法配合,他們每年只有過 年的時候才能一家團聚。親情畢竟無法割捨,後來,當芥 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轉型為社區居住方案時,我們馬 上就考量讓阿卿和大兒子一起回來同住,但大兒子不想離 開熟悉的生活環境與職場,目前已經離開機構(朝更獨立 生活於社區的方式生活)。

    智能障礙者因各種因素有時於職場不易穩定、長久的 工作,但阿卿於新竹柑仔店總公司上班卻超過十年,她的 工作表現和可親的笑容深獲同事與客人肯定。   

       民國99年5月,基於尊重阿卿想有與兩個兒子多見面 相處的時間與機會,我們和她討論後,協助她從公司宿舍 轉回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來居住,同時也配合她想 繼續工作賺錢、存錢買房將來母子三人同住,很快的,替 她媒合成功於竹北饌巴黎飯店工作。   

       雖然後來因饌巴黎飯店結束營業,但阿卿的工作能力 表現良好,我們很快就為她媒合找到團膳公司工作。目前 ,阿卿星期一至五在團膳公司工作,星期六、日回到她妹 妹家,和目前安置在由根山居的小兒子雷雷團聚(也會在 每個星期六、日回阿姨家)。大兒子雖然獨自(立)在外 ,但每天早上都會打手機提醒媽媽該起床上班了。   

       芥子社區生活支持服務中心同仁在尊重阿卿的自我選 擇權的前提下,也盡量協助達成她的想望。於是提供了阿 卿於就業、休閒、社區融合和她最想要的親人、家庭關係 等不同面向的支持。   

       阿卿目前已經超過五十五歲,我們有擔心過她的體能 是否會難以負荷?是否能持續工作?因此曾和她討論過, 「想不想回家?或是到由根和小兒子一起住在由根山居?」 阿卿堅定地說:「我是富媽媽,你也可以叫我妹妹。我長 不高,年紀還小,我要在家園和朋友一起去工作,賺錢養 兒子。假日我再當富媽媽,和雷雷一起回家。」   

      透過澄清,阿卿用自己的語言,表達對身份的認同, 在「媽媽」和「女性」間,她明確的為自己安排了適切的 路。


 

I 芥子的生活小故事

[小揚的故事]

小揚父母離異,媽媽因為精神疾病長期住在花蓮玉里醫院療養,住在精神病院裡代表著必須長期與家人、與社會隔離,所以當她知道小揚住在社區家園後,每周都會打1~2通的電話來與他聊天.....(閱讀更多)

[小馭夢想著有一天可以成為廚師]

小馭買了中餐丙級廚師的參考書,利用休假的時間在房間一張張一次次的抄寫著食譜,每抄一次都是他為夢想付出的努力,希望可以再進步一點。和他討論是否去上相關的課程,為了配合職場......(閱讀更多)

[小恩是一位手作大師]

小恩其實是被耽誤的手作大師!他喜歡蒐集玩具,可以用絕緣膠帶為自己的玩具槍製作出專屬槍套。去年聯發科同仁為華光服務對象認捐聖誕禮物,他得到了樂高旋風忍者系列冰忍的直升機......(閱讀更多)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坐下和室內

[互相倚靠支持的三姊弟]

萬萬父母已失聯多年,故姊弟三人從小即於華光的照顧下成長茁壯,二姊和萬萬一同學習工作技能到並至職場工作、賺錢,共同撫養極重度的大姊,雖然萬萬和二姐的工作能力、生活自主能......(閱讀更多)

[生命的過程與終點]

阿強是太魯閣族的原住民,和家人間的關係很親密;一直以來弟弟是他的主要支持者,但他今年初因為癌症過世;辦完告別式,阿強由妹妹送回家園時,他哭著說:「我沒有弟弟了!」 ......(閱讀更多)

[選擇的權利]

阿偉因為家庭因素自小輾轉安置於多個機構,成年時到華光澤溪農場接受職業訓練,結訓後到芥子接受就業安置。現在他27歲,住在社區家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在加油站擔任洗車員......(閱讀更多)